国标麻将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棋牌礼包 >

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抗韓神劇英雄聯盟

日期:11-30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棋牌礼包

文章來自微信公衆號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,作者 楊佩謙,編輯 施智梁

「恭喜IG!」「恭喜FPX!」

北京時間10月27日凌晨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,西班牙首都馬德里,英雄聯盟S9全球總決賽四分之一決賽的第一個比賽日正式結束,來自中國大陸LPL賽區的兩支隊伍IG與FPX力克強敵雙雙晉級,將於11月2日會師半決賽。對於LPL的觀衆來說,這是一個完全可以接受的結果,這意味著LPL已經「保送決賽」,即使無法避免半決賽中出現來自同一賽區隊伍的「內戰」,但至少有一支中國的隊伍能夠前往巴黎,登上決賽的舞台。

對於LPL的觀衆而言,能否衛冕S9全球總決賽冠軍,意義非凡。

英雄聯盟職業聯賽中國大陸賽區,簡稱LPL,成立於2019年。從成立的那一刻起,LPL的各個隊伍就一直以贏得全球總冠軍爲目標。也許是運氣不夠好,或者技不如人,相比於隔壁韓國LCK賽區的五連冠,直到2019年IG在韓國仁川奪冠,LPL才終於捧起屬於這個賽區的第一個S賽冠軍獎盃。

這唯一的一個總決賽冠軍,有人覺得分量不夠重。相較於往年,2019年全球總決賽的參賽戰隊顯得有些單薄。在決賽舞台上被IG3:0橫掃的對手是來自歐洲的FNC,晉級四強的隊伍中也沒有韓國隊的身影。這一年,公認實力最強的韓國LCK賽區因爲不適應遊戲版本的變化而變得力不從心,三冠王SKT甚至沒能獲得參加世界賽的資格。

回顧中國隊的歷年賽果,「抗韓」一直是LPL發展史上的主旋律,韓國隊從來都是橫亘在LPL奪冠道路上的一座大山。在遠古時期的S3、S4,中國隊曾經距離登頂只有一臂之遙,但最終都敗給了韓國,與勝利者的獎盃失之交臂。

今年,LCK捲土重來,SKT3:1戰勝來自歐洲的SPY再次進入四強,並且有可能與LPL在決賽相遇。

對於LPL的粉絲而言,很難衡量奪冠與抗韓哪個更重要。顯然,他們的心中是憋著一股氣的,既要中國隊奪冠,也想要中國隊踩在韓國隊的肩膀上奪冠。

▲英雄聯盟S9全球總決賽上,粉絲爲FPX戰隊加油 / 英雄聯盟官方微博

前無古人的韓國電競

在電子競技這個圈子裡,抗韓已經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,從遠古時期的《星際爭霸》到如今熱度最高的《英雄聯盟》,韓國一直是全世界追逐的對象。這一現象的出現並非偶然,電子競技在韓國已經發展成爲一個相對成熟完整的產業,從賽事的運營到選手的包裝,來自韓國的俱樂部有著自己獨特的理解。

這讓她們在府中的地位提高了不少。進入七月,五寨堡各個農場的小麥長勢良好,作坊興旺,形勢一片大好。10日這天,黃來福接到了兵部讓他出兵的命令。這些時間裡,黃來福一直在關注邸報上寧夏之戰的情況。作爲一個後來人,他當然知道這場後世名爲萬曆三大征中第一征對歷史的重要影響。而對於具體的戰況過程,他筆記本電腦中。

這份獨特的理解積累於韓國電競產業數十年的發展。電競在韓國萌發於1997年的金融危機,當時蕭條的實體經濟迫使人們從網絡世界獲取精神慰藉。韓國政府抓住機會,重建經濟產業結構,鼓勵發展影視、IT等文化產業。與傳統工業相比,這些產業相對較「軟」,不需要依賴或消耗大量的物質資源。

2000年,在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的牽頭下,KeSPA(韓國職業電子競技協會)成立。KeSPA可以理解爲一個官方的中介,全面地負責韓國各個電競項目,包括從賽事的舉辦、宣傳,到選手的選拔、培養。KeSPA背靠韓國政府,在韓國電競行業的地位很高,擁有不可小覷的話語權。通過這個官方中介,選手、俱樂部和賽事被納入規範化的管理體系。每一年新賽季開始前,KeSPA都會對登記在冊的職業選手開展素養教育,包括反作弊、坐姿矯正,以及退役後的出路等。

這樣看來,2005年左右才開始初具規模的中國電競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。

正因爲深知自身不足,中國電競在產業化的道路上從未停止奔跑。作爲中國最具影響力的電競項目,英雄聯盟LPL賽區的抗韓之路可以看做是衆多電子遊戲中的一個縮影。

LPL的「抗韓連續劇」

從2019年的S3初創賽季到2019年的S8奪冠賽季,LPL的發展歷史可以細分爲四個時代。

第一個時代是遠古賽季S3、S4。在這兩年的全球總決賽上,LPL創造了IG奪冠前的最好成績,但也成爲日後漫漫抗韓路的開端:連續兩年獲得全球總決賽亞軍,但也連續兩年敗在韓國隊手下。這兩屆的亞軍得主都是當時的Royal Club(RYL),現在的RNG電子競技俱樂部。令人唏噓的是,當年RYL初出茅廬就艷驚四座的adc選手,是如今依然在RNG征戰賽場的老將UZI。

這是一個王朝的結束,也是另一個王朝的開端。從S5賽季開始,LPL進入大韓援時代。

韓援,顧名思義,是由LPL的俱樂部引進的韓國外援。其實早在S4,RYL就引入了韓援打野InSec。InSec在世界賽上的出色表現幫助RYL斬獲亞軍,也讓LPL的隊伍嘗到了甜頭。2019年,韓國SSW和SSG兩支戰隊共10名選手全部來華,拉開了LPL第二個時代的序幕。

▲陳聖俊,遊戲ID:,別稱大舅子,WE戰隊現任ADC選手。電競圈的顏值擔當,「不是adc中技術最好的,但是adc中長得最帥的」,早期來華韓援之一 / WE電子競技俱樂部官方微博

在這個時代,王朝易主,新王EDG登基。EDG電子競技俱樂部,全名 ,於2019年9月13日在廣州成立,別稱「內戰幻神」,網友戲稱其「在讓人失望這方面從不讓人失望」。

2019年,EDG憑藉「三帶二」(三個中國人加兩個韓援)的組合拿下國內賽事三連冠,代表LPL出征MSI集中邀請賽。在BO5(比賽總場次爲5)中3:2力克勁敵SKT,捧起了冠軍的獎盃,這是LPL在世界級舞台上與韓國隊碰撞時的第一次大獲全勝。

正當粉絲摩拳擦掌準備爲LPL的「翻身」歡呼時,現實卻狠狠地打了所有人一耳光,MSI的輝煌並沒能延續到總決賽。S5、S6這兩年,EDG年年以LPL賽區頭號種子的身份出線,結果年年止步八強賽,與此同時,隔壁的韓國LCK賽區拿到了他們的第四個冠軍。

這曾經是LPL最有希望的兩年,卻也是LPL最黑暗的兩年。

連續兩年的失利讓LPL的觀衆冷靜,也讓LPL的俱樂部清醒,「以韓抗韓」、一味地買入韓援並不是絕對的制勝法寶,關鍵是要培養出LPL賽區的核心競爭力。

但姜雲和他之間,卻是有著一種連姜雲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淡淡的聯繫。所以,不管巡天吏去往了何處,姜雲都能察覺到他的氣息,從而知曉他的位置。這一次,姜雲也沒有繼續追蹤。因爲他察覺到巡天吏在消失之後,身形便已經停了下來,隱隱是進入到了一座荒界之中!

就在這個韓援熱度漸冷的檔口, RNG組建起一支「全華班」,LPL進入第三個時代。

2019年是LPL里程碑的一年,這一年LPL賽區迎來史上最大賽制改革:效仿NBA的賽事模式,取消了降級賽,向傳統體育賽事邁進了一大步。2019年也是LPL觀衆熱血沸騰的一年,這一年拳頭公司推出全新國際賽事—洲際系列賽,LPL賽區戰勝LCK賽區獲得亞洲對抗賽頭名,這是LPL第二個國際賽事冠軍。決賽那一天,1989年出生的遊戲解說米勒在解說席上哽咽,終於聲音嘶啞地喊出了那句響徹召喚師峽谷的「我們是冠軍」。

▲2019亞洲對抗賽決賽頒獎現場,EDG、RNG、WE三支隊伍代表LPL賽區出征 / WE電子競技俱樂部官方微博

同樣讓LPL觀衆熱血沸騰的一點是,拳頭公司把這一年的全球總決賽舉辦地定在了中國。相較往年,這一年LPL的進步是明顯的,RNG與WE兩支隊伍雙雙闖入四強,雖然冠軍最終還是落入韓國隊囊中,但粉絲們確實看到了一絲抗韓成功的曙光。

時間推進到第四個時代,也是人們正在見證的時代,這個時代開始於2019年。

S8的LPL收穫了三項國際賽事大滿貫,抗韓六年成果初現。5月的季中賽上,RNG3:2戰勝韓國的KT拿到第二個MSI冠軍;7月的洲際賽上,LPL成功衛冕,將洲際賽的獎盃留在了中國;11月的全球總決賽上,縱然奪冠熱門RNG在八進四的大意失荊州令人心碎,但王思聰麾下的黑馬IG還是不負衆望地拿下了前無古人的S賽首冠。

六年磨一劍,2019年是LPL觀衆揚眉吐氣的一年,S8賽季結束後,LPL終於擁有了與LCK平起平坐的資本。

▲2019年9月6日,LPL夏季總決賽結束,FPX3:1戰勝RNG奪冠,以一號種子身份出征S9全球總決賽。圖爲FPX捧起冠軍獎盃,RNG老將UZI默默走過頒獎現場/ 英雄聯盟官方微博

結語

目前S9全球總決賽的四強隊伍中,兩支來自中國LPL,一支來自韓國LCK,一支來自歐洲LEC。

如果LPL成功衛冕,不難想像這將是一個全新的時代:LPL終於結束抗韓,LCK徹底跌落神壇。如果LCK捲土重來,LPL將面臨殘酷現:SKT王朝依舊,抗韓七年,前路並非坦途。如果LEC新王登基,留給我們的將是無限沉思:即使翻過一座山,世界也不能聽到我們的故事。

少尊也沒有再去反抗,因爲他同樣清楚,自己的反抗根本是徒勞的,所以就這樣冷冷的注視著姜雲,似乎是要記住他的樣子,記住他今日對自己的侮辱,等到日後,讓自己的本尊可以殺了姜雲。少尊的身形,就如同氣泡一樣,終於轟然炸開,也讓洪真一和玄通,只覺得心臟都已經停止了跳動。與此同時,那某個不知名的世界之中,在那座只有數百丈高的山嶽之巔,在盤膝而坐的那個童子的耳邊,忽然響起了一個冷漠的聲音:「你有一個好徒弟!」

前路未知,結局未卜,但有一點可以確定:我們的青春並不會因爲LPL的輸贏而結束。

Copyright © 2019 国标麻将 版权所有